中国通

讲好中国故事,传播中国声音

【串】秦汉时期的“吃货”也爱吃烤串

  在穿越小说或者电视剧中,我们可以看到类似这样的情节:原本在现代社会不擅长烹饪的主角,凭着一手煎炒烹炸的烹饪方法,以及上山就可以“偶然”发现的辣椒等调味料,一跃成为烹饪大师,俘获一众爱好美食的“粉丝”,即便是御厨也要甘拜下风,自愿跟随主角学习“厨艺”。如果遇到饥荒等灾年,这些在古代社会混得风生水起的主角,甚至还可以凭借红薯、马铃薯等高产量作物,一举解决当地的粮荒,拯救饥民。

  如果主角穿越到了某个特定年代,当真即便只有家常厨艺,也可以成为众人眼中的“厨神”吗?如果不能,那么穿越到秦汉,我们可以吃到什么呢?

  他们也爱吃烤串

  曾几何时,在路边烧烤摊撸串成为一种大家喜爱的消遣方式,约上三五好友,一人手持数串,谈天说地,岂不美哉!可您知道吗,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,烤串便风靡一时,就连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也抵挡不住烤串的魅力。

  山东嘉祥武梁祠石室刻有羽人向西王母献烤肉串的场景,一个身材修长的羽人高举着一支烤肉串,正毕恭毕敬地献给高高在上的西王母。西王母是秦汉时期神话体系中与东王公并列的高阶神仙,就连地位至尊的她都忍不住大快朵颐,可见肉串之美妙滋味!

汉画像石上“羽人向西王母献烤肉串”的场景。(《秦汉的飨宴:中华美食的雄浑时代》内页插图,下同)

  不惟神仙,烤肉串还是权贵阶层的常馔之一。《盐铁论》中有“今民间酒食,殽旅重叠,燔炙满案”的记载。燔、炙都指的是烧烤肉食,两者的区别或在于燔是直接放在火上烤,而炙是将肉食串起来烤。

东汉西王母宴乐图壁画,现藏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。

  汉晋画像砖石上有不少的“烤串”“食串”场面。山东金乡画像石显示厨人左手持数枚穿好的肉串,右手摆扇驱风;四川长宁2号石棺的“杂技、庖厨、饮宴”画像中,厨人跪坐,旁挂鱼、肉各二,面前为炙烤的方形炉盘;成都新都出土的“宴饮”画像,三人围坐烧烤,中间为方形炉盘,左一人持烤串。山东诸城前凉台村发现的一方庖厨画像石上,可以清楚地看到  “烤肉串”的制作方法,烤肉者有四人:一人将肉串在竹扦上;一人在方炉前烤肉,炉上放有五支肉串,烤肉者一手翻动肉串,一手扇着“便面”;还有两人跪立炉前,似乎在焦急地等待着烤熟的肉串。

魏晋画像砖上的烤肉者。

  这幅场景是不是像极了今日维吾尔族人烤肉串时的情形?因此,有学者认为新疆地区烤肉串的传统很可能承自汉代的中原地区,也许就是汉代时由丝绸之路传过去的,否则难以解释这种惊人的相似性。甘肃嘉峪关魏晋墓葬砖画中既有手拿肉串送食的“烤串人”,也有手握肉串端坐在筵席上的“撸串者”。

  而出土的实物烤炉更是材质多样,有铁炉、铜炉以及陶炉。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的汉代铜烤炉为方形,使用时,炉内放炭火,炉上放置肉串。陕西历史博物馆藏有一架绿釉陶烤炉,四个底足为熊饰,烤炉底有漏灰孔,烤炉口沿置两枚扦子,每个扦子分别串了四只蝉。

汉代铜烤炉,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。

  汉画像中烧烤用扦的样式,多为单股,如陕西绥德四十铺汉墓墓门画像可见单股扦。也有二至三股的,如广州南越王墓出土铁扦两件,一为两股,一为三股。孙机先生经过考证,分别将其命名为“两歧簇”和“三歧簇”。扦子的材质有铁质和竹质,如湖南长沙马王堆和宁夏中卫等汉墓均出土有竹扦肉串。

责任编辑:
网站声明
推荐阅读
推荐阅读